• <ruby id="dyvfk"><i id="dyvfk"></i></ruby>
  • <legend id="dyvfk"><li id="dyvfk"></li></legend>
  • <span id="dyvfk"></span>

  • 您現在的位置是: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    首頁>>校園生活>>學生之星

    詩畫并進寫青春

    ——培文杯寫作大賽中英文雙料特等獎得主人大附中李松曉專訪

    來源:語文組 作者:王思泓、小培 編輯:孫江波 時間:2018-08-29

      人大附中官網(www.qn133.com)訊 (記者 王思泓、小培)2018年8月,在培文杯創意寫作大賽上,人大附中高一學生李松曉獲得中文作文、英文作文雙料特等獎的優異成績。賽后,培文杯主辦方與人大附中官網記者對李松曉進行了聯合采訪,透過文字與畫作,走近這位處事低調卻精神豐盈的附中少女。 

     

    口才不太好的幸運兒 

      

      中英文雙特選手,復活賽黑馬,00后童話少女…隨便一個標簽都可以讓她成為這屆北大培文杯創意寫作大賽最受矚目的選手之一。然而,在媒體第一次提出要采訪的時候,她婉拒了。 

      內向 or 高冷?我們做過很多猜想。教過她的老師說,這個孩子平時就很安靜,在課程群里也極少發言。而培文的老師則在整理準備發表她的比賽作品時,重新感受到共鳴與吸引。她寫了一封千余字的感受交流信給松曉,通過她的寫作老師發給了她。收到這封信,李松曉反常地發來了一大段話:“看到這個真的特別驚訝特別感動,編輯老師好認真!如果是探討作品的話,我可以微信與她聊聊!”原來,她的拒絕不是扭捏膽怯、不是故作姿態,而是不愿因為取得一點成績就對外張揚。 

      采訪伊始,她就坦誠自己口才不佳,文字交流比較順暢。緊接著,她又謙虛地說準備比賽之前,并未完整地寫過小說作品,平時寫學校作文也很普通,這次獲大獎可能只是幸運。總之,還有很多要努力的地方。 

      雖然她把自己定義成了“口才不太好的幸運兒”,但隨著訪談的深入,她深厚的人文積累逐漸顯現了出來。提到喜歡的書,她馬上列出了一長串:“我一直比較喜歡讀外國小說,有的是名著比如《飄》、《遠大前程》、《荊棘鳥》。有的是英語原版書,如《哈利波特》,《饑餓游戲》,《黃金羅盤》,《percy jackson》。還有《怦然心動》,《壁花少年》這種面向青少年的,對英文寫作極有幫助,故事內容都很豐富。”而讀書之外,她喜歡宮崎駿、皮克斯和迪士尼的電影,早在初中就有了讓主人公住在書里的腦洞。當然,這些課外閱讀的積累離不開校內教師的點撥。在采訪中,李松曉特別提到,王彩云老師在日常語文課上的帶領,和創意寫作國選課上的啟發式練習,都讓她非常有收獲。“上學期我報了周四下午的創意寫作選修課,收獲非常大。在那兒我知道了什么叫‘創意’,王思泓老師在非常有趣的活動中教會我如何極端細致地觀察一件東西,被提示了許多自己偶爾會用但不自知的表達技巧。我中文復活賽和決賽兩篇作文最初的想法也源于這個課程。”可見一切的呈現,都是日積月累的沉淀。 

      

    安靜尋趣的旁觀者 

      

      

      李松曉有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這眼睛讓大多數時間都很安靜的她看起來非常靈動。而她用這眼睛觀察到的世界,不僅是純美的,更是豐盈熱烈的。在她的朋友圈里,你會看到九宮格里多變的云彩與小貓、會看到旁人T恤上美好圖案的特寫,甚至還有幾百字描繪的糗事……零零總總,妙趣橫生。

      而在李松曉所有的中英文參賽作品里,則有個很明顯的特點——她喜歡用旁知視角,習慣將“我”作為故事里的配角來感悟和抒情。比如在初賽作品《風鈴草之歌》里,她通過看管紙公主的女巫,表達了對追逐自由和探索未知的向往。說起這種設定,她說:“寫的時候并沒有特意帶入女巫,可能潛意識里覺得自己是比較保守的旁觀者,像那種喜歡冒險打破常規的主角跟自己不太相似,但會很欣賞這樣的性格,希望從他們身上學到一些勇敢的部分。” 

      雖然是世界的旁觀者,接受著來自別人的勇氣和能量,但卻又在表達著自己的心愿和情感。清楚地了解自己,坦然地接受世界,不糾結,才美好的那么純粹。和很多同齡人一樣,李松曉也覺得在寫作中表達“深刻”是個難題,但她說,“在還深不下去的時候,希望能寫出開心和快樂。” 

      

    勇敢嘗試的創作者 

      

      通過打字的方式聊天,實在沒有感覺得松曉同學的“口才不好”,相反,很多時候,她很樂于分享。 

      說起這次參賽,她反復說到的關鍵詞是:試試看——因為還未參加過作文大賽,所以報名試試看;中文復賽只得了北京市三等獎,“感覺自己希望不大,瞬間都不想報名復活賽了,但還是決定試試看”;后來通過復活賽進入決賽已經特別幸運,完全沒思考任何別的問題,在這種輕松平靜的心情下竟然超水平發揮,拿到了意料之外的成績。 

      而在試試看之外,她還提到了試過之后的感悟:“只要還有一線希望就別放棄,也許不可能真的會成為可能呢?” 

      說到在作品里不止一次表達了“尋找”的概念,她說是因為“現在并不是很確定自己最想要什么,所以說是在尋找。覺得自己想做的事情很多,要大膽一點多去試,比如畫漫畫、插畫,練練演講、辯論……”的確,在她近期的朋友圈中,更多展示的還是自己的初學水彩的畫作,可見這是她一段時間的興趣所在。詩畫同源,相信在她的世界里,造型藝術與語言藝術的天空是接壤的。   

      李松曉的成長既彰顯了她的個性,又具有人大附中學生的共性。翟小寧校長指出,“學校這樣一個文化的場所,應該是生命、幸福的精神家園,所以,教育要尊重人的個性、珍愛人的靈性、培養人的創造性。解放心靈,激活心靈,就是為了培養創新人才。創新人才的成長,需要具備好奇心、想象力、自信心及主動探索、奮進的精神。”

      人大附中的校園是一方充滿了愛與尊重的沃土,豐富的校園文化與課程讓孩子們可以肆意地尋找自己的興趣、發展自己的興趣。教學樓的大廳和各層走廊里,常年展示著學生們的各種文學、藝術作品,置身其中,仿佛書海畫廊。像李松曉一樣熱愛文學、熱愛寫作的同學,在校內,有新生文學社、槐雪詩社、魯迅微明文學社、學人詩社、鶴鳴朗誦社等文學社團為他們提供交流活動的機會,有創意寫作選修課為他們提供提煉知識的空間,還有組織競賽的老師則為他們提供及時的信息、展示的平臺。今年,我校共有300余位高中生參加了培文杯、葉圣陶杯、新概念、創新作文大賽等寫作比賽。無論是中文寫作,還是英文寫作,和李松曉一樣獲得全國大獎的還有十余位。看來記錄自己對世界的觀察、表達自己對人生的看法,將好奇、想象、自信與奮進現于筆下,是諸多附中學子的青春選擇!   

      采訪結束后,記者邀請李松曉為她的初賽作品《風鈴草之歌》繪制插畫。刊發于此,愿您與我們一樣,在其中體味到溫暖與愉快。 

      

      

    風鈴草之歌 

    李松曉 

    (第五屆北大培文杯中文初賽作品) 

      

      很久以前,一座高塔佇立在景致秀麗的山谷,青翠的藤蔓爬滿古老的石墻。 

      是誰住在樓塔中?是白紙疊成的公主。恰似五彩顏料滴進平靜無波的淺水,原本蒼白的紙公主有了斑斕的顏色。一頭長卷發烏黑油亮,垂至腰間熠熠生輝;身著淺綠和米黃相間的長裙,歌聲如清晨的百靈鳥般脆甜優美。 

      紙公主最愛干的事,便是趴在窗口往外眺望,外面有一望無垠的麥田翻滾波浪,有芬芳的花圃和暖融融的陽光。風車轉動扇葉,飛鳥淺吟低唱,或濃或淡的綠交織成蔥郁的巨網。更遠處是繁忙的海港,點點帆影在水面上飄蕩。紙公主將這些景物編成詞句,在陽臺旁放聲歌唱。 

      她不能出門,看守她的女巫這樣講。日復一日幽囚在孤單的高塔,多次嘗試離開也未能逃脫。為排遣寂寞,她種下一排藍色的風鈴草,微風走過的時候它們跳起舞,好似叮零輕響的鈴鐺。 

      

     

      我居住在山洞,人們稱我作女巫。 

      我看管紙公主,將她囚于塔樓中。 

      唯有如此,她才可能被王子或騎士拯救,迎來童話應有的美滿結局。她脆弱易碎,最微小的風都能將她吹走,她必須耐心等待,這是故事作者派給她的任務。 

      而我負責躲在洞穴熬制藥水,因為別的女巫都喜歡這么做。日夜交替,循環不息,早已分不出黑夜與白晝。匆匆一瞥落灰的鏡子,我發現自己熬出的黑眼圈幾乎拖到鼻子上。嘖,老巫婆。 

      再添一劑螃蟹蛤蟆膏,桌上的水晶球發出尖利的警報:“紙公主跑了!”我生氣地扭過頭,抓起掃帚踹開房門。前天去攀墻,昨天打地洞,她靜靜地待一會不好嗎?真是個麻煩的家伙。 

      

      風兒的召喚太過強烈清晰,紙公主再次從窗戶爬下塔樓。嗅著野花的芳香,不覺獨自漫步到一個偏僻去處。 

      在那兒她遇見一只綠色巨龍,守衛著一堆金光燦爛的寶物。“喲,逃跑的公主?”它開心地打招呼,“想不想一起走?我認識附近的地方,可以給你領路。我厭倦一刻不停地看護財寶了,根本沒人來偷。” 

      于是他倆莫名其妙地成了旅伴,紙做的公主和長翅膀的綠龍。常常拌嘴吵架,但總能和好如初。他們在一頁頁紙面上前行,被落日的光芒鑄成深色剪影。身后時而是絢爛朝霞,時而是滿天星斗。他們去了靜謐廣袤的森林,濃密的枝葉遮蔽頭頂耀眼的太陽。下一頁,他們翻山越嶺,小心翼翼避開萬丈懸崖,攀登連綿起伏的山丘。清早,紙公主和鳥兒一同歡欣雀躍;夜晚,她跟綠龍坐在地上仰望藍絲絨般的璀璨蒼穹。 

      穿梭云霧,跳過巖石,蕩起秋千,點亮星火。跨越地底涌流的巖漿,與東方巨人搏斗。幫迷路的孩童找回奶奶的小木屋,小姑娘羞澀地笑著,塞給紙公主一袋晶瑩繽紛的糖果。他們經歷整本書中最不可思議的冒險,走了很遠很遠,走了很久很久。 

      這是紙公主生命里最溫暖的日子,遠觀過的事物變為觸手可及的真實。或許她和綠龍一樣,需要跳脫的色彩來點綴平淡的時光,需要嘈雜歡悅的聲響填補一成不變的沉寂,需要新鮮暢快的味道,呼吸自由的氣息。 

      可她不能把手伸進湍急的溪水,不能挨近燃燒的熾熱火苗。碰到河流的時候,得讓龍背她渡過。她無法在狂野猛烈的強風中立足。 

      有個大膽的想法盤旋在紙公主心頭:不想做紙片人,她要掙脫這僅有的束縛。不愿結束這段旅程,返回原點,她只想前進下去,永不停步。   

      一天他們來到一片草地,如夢似幻,宛如仙境,遍地是藍紫色的小小風鈴。層層花朵和葉片攜手并肩、相互碰撞,像鐘聲,像歡笑,像豎琴撥響。一曲悠揚舒緩的旋律,一首捎帶淺淺憂傷的歌。紙公主摘下幾朵編成花冠,仰面躺在它們中間聆聽。叭,恍若腦海里某根弦微微一顫,說不清自己明白了什么。 

      只知道眼前耳邊皆是一片湛藍透明,仿佛巨大天幕的倒影。 

      

     

      數頁紙翻過,女巫成功找到了他們,在秋日的大海邊,金紅色山脈高聳入云。女巫駕馭著掃帚,乘著夾雜咸腥氣味的海風。 

      “喂,過來!”她憤怒地沖公主大吼。 

      “快!到我背上!”綠龍大叫。紙公主一躍而上,幾乎被吹得散架,感受到呼嘯的狂風與驚人的速度。幾滴海水濺濕了她裙擺,綠龍邊俯沖,邊噴出一團烈火。停下來時,原本緊追不舍的女巫被遠遠甩在身后。 

      安全了,逃開了。他們驚喜地對視一眼,心臟由于刺激的追逐而狂跳不已。一聲長長的唿哨,綠龍展翅高飛,用雙翼把少女包裹住,紙公主牢牢抓緊他的鱗片,長發在腦后恣意飄舞。滑行著,翱翔著,寬闊的地平線連接成完整圓滿的弧形,時間在此一瞬靜止,似乎伸出手掌,即可穿破天空。 

      

     

      女巫終于在下一章節趕上了他們,那里正是潔白的冬天。紙公主與綠龍乘坐雪橇從山坡上滑下,又做了許多小雪球扔著玩。猝不及防一個雪球直沖女巫飛來,啪的一下砸在她板起的臉上。 

      “鬧夠了,跟我走。”她擦掉冰涼的雪水,冷冷地說,“你打破了童話世界的規則。命中注定要在塔樓里等待,又怎能妄想逃脫? 

      “知道一張紙有幾種不同的用途嗎?擦桌子,疊飛機,剪小人,亂涂亂畫,撕成碎片…….外面危機四伏,不堪一擊的你隨時會灰飛煙滅。既然生活在童話書中,遵循已有的規定才是唯一重要的事,是正確的路。” 

      女巫想把紙公主拽走,不清楚哪來的力氣,公主猛地甩開她的手:“不,我不回去。沒發現嗎,這里有很多比規定和藥水更棒的東西?” 

      比方說,藍天的影子,大海的濤聲,森林和田野,紛紛揚揚的落雪,雨傘邊緣的水滴,熱乎乎的烤板栗和同伴的歡聲笑語。陽光,月亮,晨星,波浪,真摯的祝愿,草葉的芬芳。遙遠飄渺的歌謠,瑰麗奇妙的想象。看似微小瑣碎,毫無意義,但它們才是整篇童話里最重要的! 

      無數文字詞語組成的洪流從公主腳下奔涌而出,光點潑灑,金色的句子在半空中漫天狂舞。霎時間,女巫瞥見了她所說的一切景象,分不清真實之境與虛幻之夢,辨不出陰沉的夜和明亮的晝。 

      “一張紙還能用來寫故事。”紙公主安靜的聲音近在咫尺。 

      女巫怔怔地望著她,倏忽間覺得眼前的姑娘格外陌生。不再是高塔中柔軟無助的少女,仍舊脆弱卻多了幾分韌性。她不需要無止境的漫長等待,不需要聽憑擺布、被他人拯救和保護。她已有屬于她的紙筆,她挑選了獨一無二的道路。美麗強大,堅定勇敢,相較之下,自己顯得那么憔悴空洞。   

      臨別前,紙公主將一株含苞待放的風鈴草送給女巫。綠葉舒展,花瓣鮮活。 

      “聽聽風鈴草吧,它會為你唱歌。”說完這句話,她轉身和綠龍一起步入飛雪深處。 

     

      我是紙頁上的旅行者。人們曾稱呼我女巫。 

      我踏遍城鎮,越過溪谷,學會了許多漂亮的魔法,也學會放緩步伐,騎在掃把上看原野,看星光,看棉花糖形狀的云,看黎明時冉冉升起的朝陽。 

      一張紙可以記錄多少故事?一張紙能夠承載多少記憶?最簡單也最復雜的問題。至少,那個女孩的故事將被她本人書寫,成為嶄新的篇章,精彩的傳說。 

      紙公主給我的風鈴草漸漸枯萎,可插進水瓶里時,它奇跡似的重新開放。湊近耳畔,它果真在唱歌,在歌聲里,我看到晴朗澄澈的天穹,細碎金燦的光芒在花海上方閃動。那奇異的、完滿的、失落的感覺,我第一次得以親身體驗。 

      我贈予紙公主一瓶魔藥,能夠使她擁有人類的身體,卻被婉言謝絕。詢問原因,她說當紙片人挺好,想飛的時候,就讓綠龍幫她折成紙飛機。 

      分別后那兩個家伙再沒出現過,用水晶球的力量亦無法尋得。我曾四處打探他們的消息,有人宣稱見過一個黑發姑娘騎在綠龍背上沖入云霄。眾人笑他糊涂,我卻相信那是真的。因為在夢里,我仍看見他們清澈的眼睛,聽到他們爽朗的歡笑。天空邊緣并不是極限,最好的風景等在紙面背后的遠方。   

      那是他們的決定,而我依然在尋找。總有一天,我也能夠找到。 

      到那時,要把答案悄悄告訴手中的風鈴草。

    亚洲夜夜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