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by id="dyvfk"><i id="dyvfk"></i></ruby>
  • <legend id="dyvfk"><li id="dyvfk"></li></legend>
  • <span id="dyvfk"></span>

  • 您現在的位置是: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    首頁>>新聞>>資訊快車>>快訊

    【人物專訪二十五】江雷專訪:我對青少年創新教育的若干看法

    ——在2015年人大附中創客嘉年華上采訪江雷院士

    來源:學生記者團 作者:王雨柔 孫江波 編輯:孫江波 馮雨辰 康藝 時間:2016-01-23

    記者:王雨柔 孫江波 

    編輯:馮雨辰  康藝 

      2015年11月29日上午,2015年人大附中創客嘉年華正式開幕。筆者有幸邀請到參加此次開幕式的中國科學院院士江雷先生,在學校高中樓七層會議室內,進行了時長半小時的專訪。 

      

      江雷院士是國際公認的納米材料專家、國際頂尖的科學家,但他的衣著卻十分樸素,沒有一點大科學家的架子,在專訪的過程中也是暢所欲言。為了讓記者理解得更透徹,江雷的語言生動形象,舉了許多生活中的例子,深入淺出,一口純正的東北腔里處處體現著他直爽率真的性格。 

      面對記者的提問,江雷侃侃而談,講述了他對國內青少年科普教育的認識,對現狀的反思以及對未來的展望。一詞一句,無不顯示他的深度思考和真知灼見。 

      

    學生記者王雨柔對江雷院士進行專訪 

      表達能力:把復雜的問題簡單化 

      王:江院士,剛剛參觀完創客嘉年華的展覽,您有沒有什么印象特別深刻的項目?感受如何? 

      江:孩子們的熱情程度和展覽的規模都讓我覺得非常震撼。他們現在能運用的知識和器材,真的是遠遠超出了我們那個年代所能達到的!印象深刻的項目有一個太陽能假發,圓明園增強現實的項目……但是好像都沒怎么看懂(笑)。我覺得孩子們現在對科學的熱情是非常好的,但是在表達能力和方式上面,還有待提高。表達能力決定生存能力,這是非常重要的。 

      

      孫:您是一位科學家,讓我頗感到意外的是,您為什么如此強調表達能力?對科研來說,為什么說表達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江:因為科研成果最終是要傳遞給大眾的,這就是科普。你的知識要讓任何一個年齡段的人都能夠聽懂。我前段時間在國家科技館做報告,底下的觀眾有從幾歲的小孩子到八十多歲的老人,都要給他們講明白。因此怎樣講、每一張PPT怎樣做,都是要精心考量的。所以說,孩子們要學會展示!怎樣把復雜的問題簡單化,怎樣言簡意賅、圖形化地把關鍵的東西提煉出來。我們對博士生的演示要求是讓人一眼就能看明白,宗旨、動力、創新點是什么,放一張PPT就一目了然。因此我覺得咱們這些孩子還需要注重的是表達能力,這是很關鍵的。 

      

      觀察、思考、發現三步,從觀察開始 

      王:依您所見,學習科學除了需要擁有表達能力,還需要擁有什么能力呢?老師應該如何去引導學生學習科學? 

      江:觀察能力。學生應該學會如何從現象中提煉出規律,如何從生活中尋找科學問題。老師要鼓勵學生去觀察一個事物,因為科學發現其實就是這些很簡單的問題:毛筆為什么用狼毫?蜘蛛絲為什么能懸掛水滴?仙人掌為什么能夠在沙漠中生存?要培養學生從司空見慣的事情里提煉出問題的能力。 

      其次是思考。蘋果掉下來了,為什么月亮不掉下來?蘋果掉下來很平常,沒有人去想,但有人就想了,月亮為什么不掉下來?作為老師,應該鍛煉學生從自己周圍的現象一點點尋根究底,開動腦筋,提出一些本質的科學問題。 

      還有就是發現。科學的本質是尋找自然規律。發現是科學研究的最高境界。老師就要培養學生發現規律,讓高中生學會采集數據、發現規律。從現狀來看孩子們對科學的熱情已經調動起來了,這時候就需要一個策劃,需要老師前期的培育指導,避免他們走上一味地求稀奇的道路,回到本質的科學研究。 

      

      “玩”科學:玩字當頭,涉獵廣泛 

      王:都說科研是苦活累活,您有什么秘訣能夠幾十年如一日投身于科研工作? 

      江:幽默感。(笑)幽默是更高級的智慧。幽默感是非常重要的。要把科學研究的過程變成樂趣,把研究科學變成玩科學。孩子們現在學習科學也是這樣,先不設置既定的目標,不限定,自由地去玩科學。把快樂,幽默融合到科研里。你看世界上有這么多人都獻身于科學,他們都是很快樂、很享受的。 

      

      王:早就聽說您除了科研,也有許多其他的愛好。您覺得這些愛好對您的科研工作有啟發有幫助嗎? 

      江:說到我的愛好,那可老多了,你們都玩不過我。(笑)彈吉他,釣魚,下圍棋,打橋牌,現在的什么拖拉機、斗地主我都會。唱流行歌曲,搖滾,中英文日語的都沒問題。還有看書,天文、地理、歷史、美術、音樂……讀過的何止萬卷書!我覺得,決定科研的成功與否,往往是科研以外的能力。當在專業方面的水平差不多時,想要超越其他的科學家,就要看科研以外的知識量。涉獵廣泛的好處就在于可以讓你跟一般的科學家思維方式不一樣,有助于在不同領域的超越。齊白石畫畫得好,可他原來是個木匠;米開朗基羅油畫畫得漂亮,可他是個雕塑家,這樣他的視角和普通畫家不一樣。所以說專業的勝負往往在專業之外,專業之內的都差不多。比方說,當你能夠用美學的觀點去審視一項科研成果,那就又是一個更高境界了。 

      

      國內應當重視青少年科普教育 

      王:江院士,在您眼中,青少年科普教育為什么如此重要? 

      江:我在中國科學院大學做班主任,這里安排院士做班主任,也是有趣的現象。前天晚上與本科一年級座談。大一的學生問我這樣的問題:我們為什么要學線性代數?學習數學、物理的方法都是干什么用? 

      但是如果青少年科普教育做得足夠好,讓他在中學做一些科學研究之后,他就能夠知道學這些東西干什么用了。 

      另外,當我們在進行國際評估時,經常會有外國科學家、外國評委來問,你們有沒有做十幾歲孩子的科普教育?可見青少年科普教育已經成為了國家科研力量的考核標準之一。我們不僅要著眼于科研成果的領先,還要考慮青少年科普教育的社會責任。 

      孫:您在日本留學,您怎么看日本的青少年科普教育? 

      江:日本非常重視青少年的科普教育。在日本,大學教授是有義務參加中學的科普教育工作。日本的科學研究所、大學實驗室都是對中學開放的。 

      咱們現在也有了,科普基地正在建設之中。 

      

      后記: 

      通過此次專訪,記者受益良多,我們把院士寄語總結樸素的三個字“看”(用心去觀察,哪怕是習以為常的現象),“玩”(用興趣和愛好為引導,涉獵盡可能廣泛),“說”(科學不是閉門造車,科學成果需要普及,表達能力非常關鍵)。 

      江雷院士在專訪結束后,直接從人大附中出發去機場赴美國參加學術會議,連服裝都是在人大附中匆匆換完,翟小寧校長和江雷院士握手送別。在行旅如此緊張的情況下,江雷院士赴人大附中參加創客開幕式,并且接受學校記者的專訪,對青少年科普教育的提攜支持之意可謂誠懇。 

      希望國內青少年科普教育能夠在江院士以及許多如他一般睿智的大科學家們的助力下,愈加呈現出欣欣向榮之態。謹以此文獻給千千萬萬投身于國內青少年科普教育的科研人員,以示敬意。

    亚洲夜夜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