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by id="dyvfk"><i id="dyvfk"></i></ruby>
  • <legend id="dyvfk"><li id="dyvfk"></li></legend>
  • <span id="dyvfk"></span>

  • 您現在的位置是: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    首頁>>新聞>>人物專訪

    【人物專訪十一】市長獎得主李一錦談科研:敢想!敢做!堅持!

    來源:學生記者團專訪部 作者:王啟涵 編輯:孫江波 時間:2015-04-10

    編者按:  

      人大附中每天都發生很多精彩的事,但是和所有的中學一樣,總是忙得無暇記錄,乃至整理,時間久了,記憶也變得淡薄了。新聞中心各位同仁和人大附中學生記者團,我們想用自己的努力來做新聞的記錄者,歷史的見證者。用我們的眼睛去觀察,用我們的心靈去感受這里所發生的一切,從而成為“最懂人大附中”的人。(孫江波) 

      

      3月29日,10名來自北京各個學校的中學生,拿到了由市長王安順親筆簽名的科技創新“市長獎”證書。 

      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簡稱人大附中)高三年級李一錦、陶安兩名同學獲得了這項榮譽。李一錦同學接受了記者的采訪,介紹了他研究的課題情況及其科研體會。 

      

      采訪對象:李一錦 

      記者:王啟涵 

      地點:高中樓七層第七會議室 

      

      【壹 項目基本情況】 

      王啟涵:學長你好,先給我們介紹一下你所做項目的內容吧。 

      李一錦:好,我的項目的名字叫智能組合光影系統。他主要是把Kinect,就是微軟的Xbox前面那個捕捉人體的傳感器和投影儀結合在一起,以計算機作為處理模塊。他們兩個聯系在一起,完成三個最主要的功能:一是,比如說你人站在大屏幕前,投影儀的光打上去,我可以在屏幕里生成一個紅色的小球,類似圓形插件,你可以用你的影子對小球進行拍打,或讓小球在人的胳膊上滾動。還有,投影儀可以打出不同顏色的光,光圈可以追著你運動,這就是追光,可以對你的全身進行追光,也可以對身體不同部位追光,像頭部,腰,下身追光。第三,可以把人的影像摳出來,摳圖。這可能不太好懂,你肯定沒問題。 

      王啟涵:類似模式識別嗎? 

      李一錦:差不多,就是人機交互,虛擬現實。類似這方面的。 

      王啟涵:那你是怎么找到對應的平臺,完成這個項目的呢? 

      李一錦:我是和科技俱樂部完成的,在校外實驗室。我們年級沒有科學實驗班,想做項目就通過科技俱樂部聯系校外實驗室。 

      

      王啟涵:從有了最初的想法到最后完成,用了多長時間? 

      李一錦:一年多吧。剛上高一就有了想法,到高二的十月份基本完成,然后參加海淀區的比賽,那時還不太完美,小球拍得特別卡,一個是計算機的問題,一個是我的程序的問題,因為趕著比賽,時間比較倉促。到市賽時就更好了,上了一個臺階。高二暑假8月份參加國賽,又做了改進,摳圖那部分又做得更好了。之前圖的邊緣坑坑洼洼,現在很流暢,加了一些圖像處理模塊,比較圓滑了。 

      

      【貳 未來期望】 

      王啟涵:你認為你做出來的這個成果,除了增強游戲真實性,將來可能會有哪些更進一步的應用? 

      李一錦:主要還是為了增強游戲的真實感,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應用在演講上、舞臺上。第三個就是人體檢測。也就這三個大方向。因為這是一個組合的光影系統,可以干很多事情。 

      王啟涵:就是說它可以作為一個模塊,應用到其他系統中去? 

      李一錦:是的。現在是一個Kinect對應一個投影儀,比如以后運用到舞臺上,可以做一圈(投影儀),或者在(Kinect)底下裝一個電動云臺。可以轉,有更多的掃描范圍。但是我現在沒有做出來,是有這種想法的。 

      

      【叁 項目經驗】 

      王啟涵:我們也有一些同學在做科研、做項目。感覺開題是一個難點,你在開題上花了很多時間嗎?有什么經驗? 

      李一錦:確實是這樣,其實我們當初想的和最后做出來的事完全不一樣。我當初的想法是增強游戲的真實感。當時也想到了主體把Kinect和投影儀這兩個模塊結合在一起,這樣可以感覺到比如拍球的時候是人的影子在進行拍球呢,提升一些真實感。開題的時候,肯定是想以我自己的能力能夠做出什么樣的功能,當時想到了雜技形式:三個球拋上去然后往下落。但這種運動狀態比較難弄,因為你要設計小球的運動狀態。像拍球時,小球的運動狀態就是碰到屏幕邊緣動量守恒原速回來,碰到手時動量交換小球回來。當時想的功能很多,真正做的時候發現以我當時的能力,根本完成不了這么復雜的東西,只能做一個球的這種比較簡單的運動。 

      做出了這種形式的運動后,我才發現當時沒有想到可以完成追光,因為我認為追光比較簡單,這不是我的主要目的,我的主要目的是要提升游戲真實感。但是,在演講中、在舞臺上給身上的某個部位打上光來提升藝術效果,可以拓展這個系統的應用范圍。還有最后的那個摳圖效果,類似人體檢測,你知道了骨骼點就可以把影像摳出來,可以留住他的影像,或放在其他的環境中。比如用于制作MV,可以在屏幕上鋪上其他的背景,把人體的圖像摳出來,就可以有兩個人,一個是真人一個是圖像。 

      開題就是先有一個想法:你想做出一個東西來實現某一樣功能,但還會有很大的出入。我相對于其他同學,出入算是相對小的了。因為開題時我就明確了要把Kinect和投影儀結合在一起,目的是增強游戲的真實感。很多人承接項目時,做起來后和當初想的完全不一樣。尤其是工程學,因為一是能力有限,二是時間有限,所以你做不出來。但是當時想的肯定是天花亂墜。 

      【肆 對科研的體會】 

      王啟涵:你感覺在實驗室里做一個項目,和在學校里學習一門課程,差別會很大嗎?可能要求你有不同的能力,或有不同的感覺? 

      

      李一錦:能力要求肯定不同。在我看來,高中課程的難度和綜合度,肯定比在實驗室做一個項目,差得很遠了。因為學習一門課,一是有老師教你,二是不會了可以問同學,三是每天學的知識是比較少的,每天都在學,每天還有一定的練習,比如作業之類的,還有考試,這樣這一門課程比較容易就能學好。 

      而在實驗室做項目,你專業知識肯定少,你得自學。沒有老師教你,你可以問,但是人家教授、研究生、本科生都有自己的研究活動,不可能一天、一下午就在你這兒耗著,不可能。我是沒碰見過。你得自學,你得問,你的自學能力肯定得提高。第二點就是,你得知道跟著別人走,你要懂得在合適的時候去問問題,也是一種交際能力。還有,做完項目后,要不斷地修正,不斷地接近完美。但學校里學課程,到了一定的分數,就差不多了。比如年級排名30、40名,和50多名,沒有什么區別。但是,做一個項目,當然要精益求精,不斷參加比賽,還要和其他同學交流。交際能力、自學能力、追求完美,是一個很綜合的全面的培養。 

      

      【伍 談談高中生做科研】 

      王啟涵:你認為我們高中生,去做科研,和研究生或博士生有哪些區別?我們的優勢在于什么? 

      李一錦:高中生的優勢,首先我們敢想! 

      每個人開始做項目,都會有一些奇思妙想,有各種想法。這個是好的。高中生的主要優勢就是敢于去想,敢于去做。研究生他們專業知識肯定比我們多,但(研究生們)想著想著,很多想法會一個個的被過掉,最后就剩下一個不是很好但比較實際的想法。高中生可能不能想到比他們更實際一些的想法,但肯定會想到一些做出來后功能更絢爛的一些想法。 

      還有就是對現在的高中生來說,你有了想法后,開題,進入實驗室后一定要堅持。我當時就是每周去實驗室2到3次,每次一晚上或一下午,基本上都是最后別人把我轟走。 

      你要敢問問題! 

      你要抓住教授或某幾個研究生問。剛開題的時候,你可能需要補充很多知識,比如編程、圖像識別、圖像處理,在往大一點說,人工智能、人機交互等,知識你要有。你得問,比如我需要看什么書、比如我想實現這個功能我需要學些什么、編程需要達到什么樣的水平等。比如,我當時設計了一個機械構架,把Kinect和投影儀固定在一起,這個肯定要我自己來設計。我要找其他系的哪個老師可以幫我做一下這個機械構架,這個都得問。我當時還看機械構圖的書,學習怎樣設計得更好看,固定得更穩。高中生,我認識的做項目的同齡人,在實驗室都是很敢問的,抓著教授就不同的問問題,比如項目如何改進,讓教授提建議。改完后,讓教授來看。 

      高中生,主要是這兩點有優勢。大學生、研究生,我看沒有高中生這樣敢想、敢做。

    亚洲夜夜2019